首页 > 生活 > 健康养生 >正文

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尊严疗法带来临终关怀 让患者有尊严地死去

武汉晚报 2018-10-11 11:23:47

  尊严疗法带来临终关怀,让患者有尊严地死去
在丈夫怀抱里,在女儿的歌声中46岁癌症患者安详离世  协和医院肿瘤中心3年为百余临终患者提供心灵支持  “生病近半年就没看见过她的笑容

  尊严疗法带来临终关怀,让患者有尊严地死去
        在丈夫怀抱里,在女儿的歌声中46岁癌症患者安详离世

  协和医院肿瘤中心3年为百余临终患者提供心灵支持

  “生病近半年就没看见过她的笑容,没想到临到最后还可以看见她这么开心!”10月7日上午10时零5分,年仅46岁的胃癌终末期患者张女士在丈夫怀抱里,在女儿的歌声中安详离开了这个世界。近3年来,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舒缓疗护团队采用尊严疗法帮助临终患者提高“死亡质量”,已为百余患者提供心灵支持,让他们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案例一】

  46岁肺癌患者

  生命尽头“遇到幸福”

  今年9月,46岁的张女士因胃癌终末期,进入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住院治疗,经过医师评估,预计生存期小于1个月。

  当时张女士双下肢水肿,因害怕死亡过程,不愿搭理任何人,该院舒缓疗护团队及时介入。为了缓解张女士的紧张情绪,舒缓疗护团队护士为她做脚部精油按摩,消除水肿,以试着与张女士建立连接;随后护士精心制作“安心卡”以了解患者心愿,在“安心卡”上,张女士写下了自己的5条心愿:1、希望家人能接受我即将离世的事实;2、希望家人记得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3、我想谈谈我害怕的事(包括死亡);4、我不要在家里过世;5、我希望家人尊重我的心愿。

  依据张女士的心愿,舒缓疗护护士在与张女士谈话中,尊严疗法不知不觉开始了。连续3天的尊严疗法,张女士敞开了心扉,真实快乐地回忆美好时光,表达内心感受。

  张女士告诉护士,她要按自己想要的方式选择余生,还为自己选择了遗照,以留下生命里最后一抹痕迹;最后,护士特意安排张女士女儿为妈妈按脚,与妈妈道爱、道别,鼓励女儿将这辈子对妈妈的爱,以前没有表达的,现在尽量表达出来。

  当张女士弥留之际,舒缓护士始终在病床旁安抚她,像对待小婴儿一样,让她有安全感。

  10月7日上午10时,张女士在丈夫怀抱里,在女儿的歌声中安详离开了这个世界。张女士丈夫非常感谢舒缓疗护护士的帮助:“生病近半年就没看见过她的笑容,没想到临到最后还可以看见她这么开心!”

  【案例二】

  肝癌晚期患者

  录完想对女儿说的话平静离世

  2017年初,51岁的肝癌晚期患者刘先生在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安详离世,虽然他没来得及看到女儿结婚的一幕,但是他却给女儿留下了一份弥足珍贵的遗产――在协和医院“舒缓疗护团队”的“尊严疗法”帮助下,录制了不同时间段想对女儿说的话。

  刘先生于2016年11月下旬来到协和医院肿瘤医院时,已被确诊为肝癌晚期。黄疸、腹胀、下肢水肿、肝区剧烈疼痛把他折磨得痛苦不堪,止痛剂的副作用让他吃什么吐什么,完全没法进食。

  如何让刘先生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不那么痛苦?协和医院肿瘤中心“舒缓疗护团队”为刘先生作了全面评估,拟定个体方案,精心调整止痛剂,避开副反应时间。刘先生开始能小口小口地喝米汤,后来能一口一口地吃稀饭……

  症状稍有好转,刘先生向舒缓团队护士道出了心事:很遗憾不能在女儿婚礼上亲手将女儿交到新郎手里。

  为此,团队根据刘先生口述的意愿,为他精心制定了愿望清单:当女儿结婚时、生孩子时、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时……将不同时间段想对女儿说的话录制下来。在心与心的交流中,“尊严疗法”也同时开始。

  录制过程异常艰难。刘先生病情发展较快,身体很虚弱,说话声音非常微弱,录音只能在他精神状态稍好的时候进行,每天只能录制很小一部分。

  经过1个多月的努力,全部录音终于完成。2017年1月18日上午,弥留之际的刘先生躺在妻子怀里,握着女儿的手,看着满病房陪伴他的亲朋好友,平静地说:“我准备10点离开了。”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坦然安详,于10点10分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案例三】

  患癌老船长

  好久没像今天这样酣睡过

  2017年的最后一天,患晚期肺癌癌痛不止的陈亮(化名)转院到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在尊严疗法的帮助下,他完整地睡了10分钟。一旁的妻子流下激动的泪水:“这一年来,他从没像今天这样酣睡过。”

  陈亮是一位经常出海的老船长。3年前,50岁的他被查出患有肺癌。尽管做了靶向治疗,可去年年初,陈亮的病情还是进入了肺癌晚期。

  从叱咤大海的船长,到身患绝症的病人,陈亮很难接受这个转变。“前两年他晚上还能睡得着,2017年就不行了。”陈亮的妻子说。

  由于癌细胞扩散,睡个好觉成了陈亮最大的奢望,因为实在太疼了,任何止疼方法都没有用。加上胸腔积水,他呼吸都成问题,没法平躺,晚上睡觉只能半靠着枕头,一年来从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2017年12月初,陈亮病情继续恶化,转到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治疗。入院后,护士给他做了一个心理评估,发现他需要心理干预。

  随后,舒缓疗护护士和心理治疗师杜老师开始对着躺在病床上的陈亮舒缓地道来:“您就是这个大船的船长,你给港口命个名,我们就去那里。接下来,我邀请你把身体逐步放松下来……您想象有100个数字,他们是沙子,一阵风吹来,慢慢散去。99、98、97……”随着数字越来越小,陈亮呼呼地睡着了。

  “很好,我看到你这艘船平稳地前进,那个港口越来越清晰,那里有海浪、沙滩、美食……人生就是一次航行,现在是时候该好好休息了……”伴随着鼾声,杜老师的语调十分平稳。

  10分钟后,护士进来给其他患者换药,陈亮醒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感觉腹胀感不是那么强烈,好像自己在一个圆盒子里,很轻松,迷迷糊糊地睡了。”

  “对癌症晚期的病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尽一切可能提高他们的生存质量。”团队护士告诉记者“只有进行专业的心理治疗包括尊严疗法,才能让患者感到平静、祥和。”

  记者伍伟 通讯员王继亮 涂晓晨